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十第四千八百一十八章 大小姐被擒

    殷志勇出了一身冷汗,哪还不知方才又被杨开救了一命。

    这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,杨开已经救他两次了,心中不免有些惭愧,连忙提剑跟着杨开杀上去。

    他能在孟府当十几年护院,实力自然是不差的,屡次遇险又让他心头憋了一股火气,下起手来尤其狠辣。

    而来袭的这些人实力普遍不高,只不过是仗着夜色掩护,人多势众,如今行踪暴露,哪能是两人的对手?

    片刻后,死的死,逃的逃,两人所在的院落竟是难得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却依然打杀声一片。

    尖锐的呼啸响起,却是护院头目在发出暗号召集人手。

    殷志勇冲杨开低喝一声:“跟我走!”提着滴血长剑翻过院墙,轻车熟路地领着杨开来到另外一座院落中。

    此地已经汇聚了三十多位护院,个个都浑身鲜血,有些人受伤颇重。

    情况紧急,护院头目也来不及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宝田峰的人下山了,来的人不少,不过大家不用怕,城主府那边想必已经得到消息,正派人过来支援,咱们只要挡住一时片刻便可安然无恙,如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若是挡不住,都要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简单两句,他开始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依然搭档,被他安排在退出孟府的一条必经之路上,如今宝田峰的盗寇已经潜入孟府,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一旦得手肯定是要离开的,这是一次削弱宝田峰的机会,孟府这边胃口不小,不但要挡住这一次袭击,还要配合城主府剿匪!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各有任务在身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一座高屋的屋脊上,两人静静蛰伏着,仿佛黑夜中的阴影,若不靠近分辨,根本察觉不出两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偶有落单而来的盗寇经过,往往还没反应过来,便已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杨开所展露出来的强大实力,愈发让殷志勇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孟府的混乱还在持续着,杨开的目光盯向内宅,那边有激烈的争斗动静,不过都发生在外围。

    真正的内宅内却是一片安宁,而且灯光全灭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批潜入孟府的盗寇朝外飞窜,被守护在一条条要道上的护卫们杀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这边尤其热闹,杨开还没感觉到什么,殷志勇却是压力如山,大腿处被人砍了一刀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不过杨开镇守此地,颇有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,只要不是数十位盗寇一拥而上,三五人来袭的话,不管来多少都要死多少。

    那屋脊上,地面下,堆积了不下二十多具尸体。

    杨开心中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,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经!

    一刀劈死一个朝他冲来的盗寇,杨开忽然知道少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方才众人集合的时候,他竟没看到吕安国那魁梧的身影!按道理说,他也是新来的护院,除非遇到了什么不测,肯定会应召而去的,偏偏他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目光瞬间朝内宅某处望去,那里是吕安国之前数夜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摇曳火光的印照之下,一道魁梧身影正好从内院之中越墙而出,直朝某处防守薄弱处行去。

    而在那边,好像有数人接应,护着那魁梧身影迅速撤退!

    杨开翻身便跳了下去,殷志勇一呆,惊呼道:“杨老弟你去哪?”

    没得回应,却有数名盗寇从侧旁杀来,欲要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殷志勇不禁打了个冷战,他大腿受伤,若没有杨开配合的话,面对这几个敌人必然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离开也是擅离职守,回头孟府追究下来定然少不了一顿责罚。

    死与责罚之间,殷志勇果断选择了后者,随着杨开的身影跃下屋顶,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在那前方,杨开追逐着那魁梧身影在屋脊上翻腾着,很快便出了孟府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大批人马调动的声音,应该是城主府的支援到了。

    杨开的目光却死死地盯着那魁梧身影,直到此刻他才看清,那魁梧身影的肩膀上,似乎抗着什么,虽然抗着东西,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,铁塔般的身形狡兔般敏捷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,还有几名同伴随行。

    隐约像是感觉到了身后的追踪,吕安国回头望了一眼,步伐不停,两个同伴却是掉头朝杨开冲来。

    双方迅速接近,十丈处,那两人抬起自己手中武器,左右杀来。

    杨开从两人中间一掠而过,刀光隐隐闪灭了瞬间。

    等到从后方追来的殷志勇赶到此地的时候,只见到两具倒在屋脊上的尸体。

    白玉城城门已封闭,却难不住吕安国这样的高手,他早有准备,在城墙某处以飞爪借力,一攀而上,趁着月色跃下城墙。

    杨开赶到的时候,他身边剩下的两个同伴正在攀登城墙。

    杨开身形纵起,犹如大鹏展翅,瞬间跃到了两人的头顶,一脚踹出,将靠近自己的一人踹了下去,顺带将下方的另一人也带跌在地。

    翻上城墙,杨开脸色一沉,只听到下方传来马匹的嘶鸣,定眼瞧去,只见吕安国已经骑上了一匹高头大马。

    抬起眼,吕安国凝视着城墙上的杨开,咧嘴狞笑,调转马头,一骑绝尘!

    杨开深吸一口气,从城墙上高高跃下,卖力飞奔。然而他在此处轮回界的实力虽然不低,但脚力又如何能与健马相提并论,眼睁睁看着吕安国距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他没有放弃,循着马蹄应一路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半盏茶后,吕安国已经不见了踪影,杨开心急如焚!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马蹄声!

    杨开回头,只见殷志勇骑着一匹高头大马,正朝自己这边赶来,马匹在杨开面前停下,殷志勇喘着气:“大小姐被抓了!”

    他之前见杨开追着什么人离开了孟府,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很快,孟府便慌乱起来,因为在所有人正在与盗寇作战的时候,竟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内宅,将大小姐抓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杨开追击之人,也来不及跟上头去汇报,火急火燎地赶到马厩,骑了匹马直奔宝田峰的方向而来,在通过城门的时候遇到了点阻力,城门已经关闭,而守卫城门的是城主府的人,他一个孟府的护院想要人家开门,简直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好在守门的护卫头领与他认识,殷志勇又将实情告知,并以孟家的名义许以重利,人家才放行。

    他觉得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,杨开应该就在前面追击。

    事情与他预料的一样,追击至此,终于见到了杨开的身影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殷志勇翻身下马,沉声道:“杨老弟,靠你了,若能立得大功,咱们兄弟日后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    他是见识过杨开的本事的,所以对他有信心,而马匹只有一匹,他自己如今又有伤在身,是以并不愿跟过去拖后腿。

    “放心!”杨开点点头,翻身上马,一夹马腹,闪电般离去。

    宝田峰位于何方杨开不清楚,好在吕安国跑掉的时间不长,沿路还有些踪迹。

    而且吕安国本身人高马大,又挟持了孟府大小姐,马匹的速度自然不能与杨开孤身一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追击至天蒙蒙亮,杨开感觉自己距离吕安国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再往前奔出数里地,果然见到了吕安国奔逃的身影。

    身后的动静让吕安国警惕非常,回头望去,见有人在追击自己,不禁讶然。

    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,吕安国数次回头,终于看清了杨开的样貌,顿时杀机肆意!

    擂台战上,杨开一刀将他击败的耻辱他犹记在心,只不过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表露出来,毕竟他潜入孟府还有大事要做,哪有什么心思跟杨开计较一些小恩怨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杨开如跗骨之蛆般追来,就让他怒火连连了。

    彼此马匹的脚力有差距,跑是跑不掉的。所以只是略一沉吟,吕安国便放缓了马速,调转马头,静静地等在原地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开来到他面前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吕安国咧嘴狞笑,杨开目光如水。

    “小子,胆子不小,居然敢一个人追过来!”吕安国扭了扭脖子,发出一阵脆响声。

    杨开目光朝他马背上望去,那是一个漆黑的布袋,布袋里面隐约装了一个人,正在挣扎蠕动着,许是嘴巴被堵上了,发出呜呜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想要英雄救美?”吕安国调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杨开左手按住腰间狭刀,神色冷毅。

    吕安国轻笑:“你才加入孟家几天?便这么忠心耿耿了?小子,你身手不错,不如跟了我上山,钱财女人要什么有什么,总好过你在孟家当什么护院!”

    “放人!”杨开重申道。

    吕安国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:“本念你是可造之材,想提拔你一番,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就休怪我了!”

    话落时,他忽然纵身而起,胯下马匹竟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,四肢齐齐折断,发出悲鸣之声。

    身在半空中,吕安国咬牙厉喝:“你以为擂台上赢了某家,实力就真的比我高了?这才是某家真正的力量!”

    双拳化作一片拳影,朝杨开当头轰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