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百第四千八百一十九章 骗子

    吕安国的身形如雄鹰击兔,直扑而下,铁塔般的魁梧身形给人莫大的压力,胆小的人面对这样的狂暴一击,只怕还未交手便已胆寒三分,气势一泄,便是实力伯仲也不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杨开神色如常,没有半点慌乱,出乎吕安国的意料,身形同样纵起,左手狭刀出鞘,刀光照耀天地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交错而过,皆都重重地落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吕安国的眼珠子瞪圆了,双手捂住了颈脖处,但十指缝隙间却是有大量血水喷涌而出,那瞪圆的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擂台战上,他隐藏了自己的真正的实力,所以被杨开一刀击败之后挺不服气,方才杨开追击而来,他有意想让杨开见识下自己真正的本领。

    谁知结局竟是这样。

    与擂台上一模一样的一刀,却是更快三分!

    他同样没能挡住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擂台上,杨开手下留情了,没要他的性命,这一次却是送他赴了黄泉!

    吕安国有些想不通杨开那一刀是如何斩出来的,那完全是不可能的角度,一瞬间的时机也非人力能够掌控,偏偏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而结果便是他全身的鲜血都在流逝,吕安国感觉浑身冰冷,这么好的身手,怎么会跑去孟府应招什么护院?

    无论如何用力也阻挡不住鲜血的喷涌,吕安国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怪异声,一时半会却又不会死去,噗通一声,单膝跪在地上,忍受着死亡笼罩的恐惧和痛苦。

    杨开收刀入鞘,看也不看身后的吕安国一眼,迈步便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才走两步,身形便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以此处轮回界的武力标准评判,吕安国算是什么层次的高手,但想来不会太低。

    真正以实力对比的话,他眼下拥有的实力,是要逊于吕安国的,擂台战上的一次正面碰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换做土生土长的此地武者,面对吕安国这样的强者,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六品开天轮回而来,拥有此界武者难以企及的眼力和判断力,在吕安国看来难以把握的瞬间机会,对他却不是什么难事,如此方能以弱胜强。

    不过并非没有代价。

    胸口处被吕安国砸了一拳,肋骨应该断了三根,喉咙里满是鲜血翻涌的味道。

    杨开强行咽下,稳住身形,来到吕安国的马匹前。

    这马承受了吕安国飞天而起的力量,四肢已经折断,此刻倒在地上悲鸣不已,而驮在马背上的黑袋子中,依然有人形之物挣扎蠕动,口中呜呜不停。

    杨开将袋子打开,一张俏丽而慌乱,泪痕满布的脸庞便出现在眼前,一路颠簸让她的头发有些散乱,整个人应该哭的很久,眼眶通红,当真是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这熟悉的容颜,杨开笑了。

    久违了,曲师姐!

    而她如今的身份,正是孟府大小姐。

    大小姐慌乱而惊恐的眼神似在这一抹笑容下得到了难以言喻的安抚,竟瞬间安静了下来,定定地瞧着杨开,美眸中闪过一丝丝疑惑困顿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她仿佛很熟悉很熟悉,但却从未见过,这种感觉让她满心不解。

    杨开伸手将她嘴巴中的布团取出,这才深吸一口气道:“大小姐不要怕,我是孟府的护院,为救你而来,挟持你的贼人已经被我杀了!”

    大小姐这才看到一旁跪倒在地上的尸体,那地面上殷红的鲜血冲击着视野,她顿时花容失色,惊叫一声,本能地扑向杨开怀中。

    杨开闷哼,嘴角边溢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胸口处断掉的几根肋骨被大小姐这么一撞,伤势似乎愈发严重了。

    大小姐听到声音,抬头望来,见他表情痛楚,不禁关切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。”杨开将她搀起来,“是非之地,不宜久留,咱们得赶紧回孟府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不住地颔首。

    杨开领着她来到自己骑来的马匹前,扶着她上马,正要离去时,忽听一阵细微的声响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扭头望去,只见远方一阵尘烟四起,似有不少骑士朝这边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杨开连忙指了个方向:“大小姐往哪边去,快马加鞭,不要停留!”

    大小姐低头看着他:“你呢?”

    杨开冲她咧嘴一笑:“我休息会就走!”言罢,拔出狭刀,以刀背在马臀上狠狠一拍。

    嘶鸣声响起,马匹载着大小姐扬蹄离去。

    杨开转过身,将狭刀交至右手,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宝田峰那边的接应过来了,那远处扬起的尘烟应该就是宝田峰盗寇的踪影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之前约定了在某处碰头,结果吕安国久久不现身,他们才主动寻来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上百骑的阵容印入视野之中,杨开舔了舔嘴角边的鲜血,心中却难掩兴奋和高昂斗志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没有空间法则可以依仗,没有强大的六品开天修为,有的只是此处轮回界赋予他的实力和自己本身的阅历经验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以一挡百也是极为不现实的,这几乎就是必死之局,却大大地激发了他的斗志和凶性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死在此处轮回界,会有什么后果?余香蝶没有与他说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但杨开知道自己绝不能死,曲师姐的心障不破,她就没办法进入下一个轮回。

    身后又响起马蹄声,杨开皱眉望去,却见大小姐居然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俏脸的脸上一片苍白,美眸望着那远方奔袭而来的百骑阵容满是惊恐,却是义无反顾地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大小姐的马术不错,高头大马在杨开面前扬蹄止步,大小姐气呼呼地瞪着他:“骗子!”

    杨开头大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大小姐有些语无伦次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来,只是在察觉身后的情况后本能地调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杨开一咬牙,手抓缰绳,翻身上马,在她耳边道:“坐稳了!”调转马头,朝白玉城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再让大小姐一人离去已经不现实了,对方已经看到了大小姐的身影,若是分兵追击,她的处境会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还不如由他来守护。

    马背上,大小姐低垂着头颅,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她还从未跟哪个男子如此亲近过,马匹的颠簸让她的后背不时地与后方温暖宽敞的胸膛有所接触,耳畔边的粗重呼吸更让她有一丝丝心动,一丝丝慌乱如麻。

    上百骑来到吕安国身死之地,有人检查了一下,确定吕安国已经死去之后,群雄激愤,快马扬鞭,朝杨开和大小姐逃遁的方向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之前杨开骑着快马追击吕安国,依仗的便是马匹脚力的差距,毕竟驮着一个人的速度和驮着两个人的速度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能追上吕安国。

    而如今,这情况却是反了过来,所不同的是他是孤身一人,人家宝田峰却是呼啸成群。

    彼此距离慢慢拉近,身后马蹄落地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。

    大小姐也没心思意乱神迷了,有那么一瞬间,神色颇为慌乱,只不过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竟重新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有破空声袭来,却是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一箭之地,后方追击的宝田峰盗寇中有精通射术者,拉弓一箭,却是偏了些准头,落在杨开左侧三丈外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箭失从后方袭来,破空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大多数箭失都没有什么威胁,少数有威胁的箭失都被杨开反身回头,精准地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那后方,领头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鹰钩鼻男子见状目瞪口呆,杨开的表现出乎了他的意料,这才知道吕安国死的不冤!

    这等反应速度和眼力,绝对是高手!

    孟府还有这样的强者?他不禁来了兴致。吕安国死了,若是能拉这人入伙的话,必定能弥补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前提是要抓活的才行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拉近,后发飞来的箭失也越来越多了,杨开虽然尽量拦截,却总有疏漏之时。

    一支利箭插在马腿上,奔跑的快马险些一头栽倒,幸亏杨开反应快,猛地勒了下缰绳,以自己的力量助它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跑不掉了!

    原本就没人家速度快,如今马匹受伤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而距离白玉城,还有最起码两三个时辰的路程!

    杨开本还期望孟府或者城主府那边有人前来支援,如此方有一线生机,可直到现在也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如今唯有自救,杨开努力回忆着自己追来时的路线,寻找可用之地。

    破空声再至,杨开虽奋力斩下几根箭失,却是有利箭插进了马腹中。

    随着杨开奔波了一夜的健马在往前奔出百丈之后,前蹄一软,轰然朝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坐在前方的大小姐一声惊呼,杨开却已适时地揽住她柔软的腰肢,双脚在马背上微微一借力,冲天而起,再稳稳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抱着我!”杨开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大小姐慌乱点头,连忙双手环住了杨开的颈脖,稳住自己的身躯。

    杨开单手持刀,另一手拖住大小姐的身子,将她固定在自己身前,转身便朝一个方向飞奔而来,轻身之法催到极限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