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千八百二十一章 命运是八个狗东西

    这个叫杨开的年轻护院的本事确实非常厉害,即便是个普通人的大小姐也能看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她同样知道什么叫寡不敌众,双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年轻护院能坚持多久,甚至不清楚为什么在死亡的威胁下,他依然这么坚定地守护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自己与他,以前可是连面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一件事,年轻护院若是倒下,她的下场必定会比死还要凄惨,所以她得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锋锐的长剑抵住了胸口,微微刺破肌肤,让她感觉到疼痛,眼睛紧紧地盯着年轻护院的后背,观察着他的状态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要面临最坏的结局,这也算是共赴黄泉了吧?大小姐心头胡思乱想,竟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,好像这是她很期待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宝田峰大当家的怒骂声一刻也不曾停歇,倒下的兄弟越多,他的怒骂声越是响亮,唾沫星子飞出老远,一声声废物让还活着的马匪们愤怒交加,下手愈发狠辣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的凶狠虽然给孟府护院带来越来越多的伤害,却始终没能让他真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孟府护院身上鲜血淋淋,衣衫破碎,就连额角都破开一刀血口子,那鲜血顺着脸颊流淌,沁入眼珠子,让他的眼睛看起来赤红一片,犹如发狂的凶兽。

    他手中狭刀已经在劈砍之中卷了刃,随手抓了一柄来自某一位马匪的长剑,一手刀,一手剑,然而连那长剑此刻也满是豁口,根本承受不住这样高强度的争斗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,一具具尸体横呈,少说也有二三十人,鲜血顺着他的脚下流淌,让他整个看起来仿佛杀神一般可怖。

    宝田峰的马匪们胆寒了,虽说他们也知道,只要继续坚持下去,这个孟府护院总有支撑不住的时候,但在那之前,他们还要付出多少条人命?这些人命当中会不会包括自己?

    原本在大当家的威严下勇猛前冲的马匪露出怯意,攻击的频率降低了。

    大当家的愈发愤怒,一刀劈死一个悄悄往后退去的马匪,策马上前,欲要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大地忽然震颤起来,急促的马蹄声从远方传来。

    大当家心头一惊,抬眼望去时,只见那边尘烟四起,似有大队骑士朝这边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白玉城的支援到了!

    马匪们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,神色开始慌乱,身形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去,许多人朝大当家望去,等待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当家盯着一直守在坑洞前的那孟府护院,面上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,咬牙低喝:“撤!”

    白玉城的护军数量不少,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抵挡的,继续留下来极有可能连自己都赔进去,为了一时之气继续纠缠殊为不智。

    马匪们早就被杨开杀破了胆,听了大当家的名字哪还会犹豫,纷纷调转马头,追着大当家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上百位甲胄鲜明,装备精良的骑士在一个青年男子的带领下,轰隆隆赶赴此地,那青年男子眯眼朝宝田峰马匪们逃离的方向瞧了瞧,并没有要追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看向一旁如血人般的杨开,绕是见多识广,也不免心神震动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身后的上百骑士的目光,同样为杨开吸引。

    他渊渟岳峙地站在那里,似是要守护着什么,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,衣衫几乎都破碎殆尽,脚下遍布马匪的尸体,血水几乎将他的脚踝淹没,那冲天的杀机浓如实质,骑士们胯下坐骑似都承受不住,发出低低的嘶鸣,本能地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没人见过这样的场景,几乎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激烈局面,必定有无数马匪接二连三地对他发起冲锋,欲要将他击溃,但他却如狂风骤浪中的磐石,始终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狭刀卷了刃,便捡起一柄长剑,长剑也豁了口……他刀起剑落,一具具马匪的尸体倒下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青年男子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身旁一骑正是孟府护院殷志勇,闻言连忙点头:“是他!”

    言罢翻身下马,急匆匆朝杨开冲去,口中呼道:“杨老弟,杨老弟!”

    不到近前,一记刀光闪电般劈来,殷志勇惊呼一声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三魂瞬间丢了两魂。

    回过神,连忙摸了摸自己身上,确定没有什么伤势,这才松了口气,一脸后怕道:“杨老弟,是我啊,殷志勇,你不认得了吗?”

    他搞不清楚杨开为什么会突然劈自己一刀,这要是被劈死了,那得多冤枉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昏迷了!”旁边传来那青年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殷志勇一呆:“昏……昏迷了?”

    昏迷了怎么还能劈自己一刀?

    仔细望去,发现杨开的状态确实有些不太对劲,双目怒瞪,连眼皮子也不眨一下,额头上留下的鲜血顺着眼睛流下来,看起来骇人至极,双目并没有焦点,只是无神地盯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手持刀剑站在那里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要轻易靠近他,他现在只有本能的反应。”青年男子叮嘱道。

    殷志勇呆呆地点头,活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事,昏迷之中居然还能凭借着本能在行动,这要多么强大的毅力?

    “是个人物!”青年男子盯着杨开,一脸赞赏之意,问殷志勇道:“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殷志勇连忙道:“回少城主,他叫杨开,孟府新来的护院。”

    “杨开?”少城主眼帘陡然一眯,望着杨开的眼神多了些变化。

    殷志勇却没有察觉,只是有些担忧地盯着杨开道:“少城主,杨老弟这伤势不轻啊,咱们也没办法轻易靠近他,不止血的话他怕是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少城主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不过杨开身后却是传来细细碎碎的声响。

    殷志勇低喝一声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话落之时,只见一个披头散发,身材窈窕的女子从杨开身后的坑洞中爬出来,双手抱着一柄长剑的剑柄,一脸防范和警惕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殷志勇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之前来的时候只见到杨开,并没有注意杨开身后,直到大小姐主动现身,才发现杨开后面还有个坑洞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醒悟过来,杨开到底在守护什么了!

    少城主的表情也微微一怔,目光仔细地审视了一下大小姐的容颜,忽然轻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他在此界苦苦寻觅了数年光阴,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,不曾想今日竟是碰到了。

    这轮回界的缘法真是无法捉摸,自己早早进来,却是没能占据半点先机,反倒是后面进来的,有近水楼台之机。

    “孟府前院护卫殷志勇,见过大小姐!”殷志勇连忙抱拳低喝,说完之后又赶紧道:“大小姐小心,千万不要靠近杨开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抿了抿嘴唇,丢掉手中的长剑,似下定了什么决心,迈步朝杨开走去。

    她刚才躲在坑洞中时,殷志勇和少城主的对话她也听到了,自然知道杨开此刻是什么状态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,这是以性命在守护自己的人,她相信他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。

    殷志勇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这一趟能见得大小姐安然无恙,回去之后孟府那边必定重重有赏,可若是大小姐在杨开手下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不等他阻止,大小姐已经走到了杨开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地,杨开并没有攻击她的意图,只是脸色狰狞的愈发厉害,仿佛在压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殷志勇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就怕杨开一刀劈下去,那样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可就要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大小姐的眼泪忽然顺着脸颊流淌,她伸手捂住了嘴巴,肩膀不住地抖动着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的人,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血水将他染的通红,通过那褴褛的衣衫,可以看到一道道血肉翻卷,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那每一道伤口,每一滴流淌出来的鲜血,都是守护她的勋章。

    大小姐压抑着哭声,伸出手,取下杨开手中的刀剑。

    杨开并没有太多的反抗,即便是宝田峰百骑冲锋也没能让他有半丝松动的刀剑,却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面前轻松卸下。

    大小姐将染血的刀剑丢在地上,再抬头时,发现杨开一直瞪圆的眼睛已经合拢,鼻中发出微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谁有药?快给他疗伤!”大小姐回头求助。

    这样严重的伤势,若不赶紧救治的话,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命丧黄泉,大小姐虽然久居深闺,可这点常识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少城主冲自己的一个手下打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手下立刻翻身下马,快步来到杨开面前,确定他没有危害之后,这才将他放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殷志勇连忙上来帮忙,见大小姐还站在一旁,开口道:“大小姐避一避吧,血腥场面怕惊扰了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点点头,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少城主来到她身旁,上下打量着她,开口道:“孟大小姐,我是白玉城少城主冯承嗣,日前才从别处游学归来,这一次救护来迟,让孟大小姐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缓缓摇头:“我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直望着杨开所在的方向,眼中满是牵挂。

    冯承嗣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只能暗骂一声,命运真是个狗东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