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千八 百二十三章 第贴身护卫

    这一日杨开正在院中练习刀剑之术,护院头目忽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殷志勇听得声音,连忙从内屋窜出来,热情洋溢:“褚老大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。”

    护院头目姓褚,所以底下的护院们都称呼他为褚老大。

    褚老大笑着道:“怎么?没事不能来看看你们两个小兔崽子?是不是立了大功就忘了我们这些兄弟,看不起我们了?”

    殷志勇哎吆一声,苦着脸道:“褚老大说的哪里话,兄弟们立功再大,也是你多年教导的功劳,又怎么敢看不起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褚老大伸手点点他:“就你小子会说话。”神色一肃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这次来还真的有事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连忙道:“褚老大有事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褚老大转头看向杨开: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杨开活动了下肩膀:“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还怕你身体没恢复没办法接受这次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关心道: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褚老大神秘一笑:“反正不是坏事,有好事等着你们,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对视一眼,收了刀剑,迈步跟上。

    一路随着褚老大在孟府内穿梭,不大片刻竟是来到了一座大殿前,那大殿前,孟府总管山羊胡子老者正在等候,见得褚老大之后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殷志勇的腿肚子忽然有些哆嗦起来,因为他认出这大殿是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在孟府十多年,但只是个外院护卫,还从来有资格来到这么重要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褚老大,这……”殷志勇期期艾艾地看向护院头目,希望他能给点指示。

    褚老大只是道:“进去之后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总管与褚老大交接,冲杨开和殷志勇道:“你们随我来。”说完便迈步朝大殿内行去。

    殷志勇凑到杨开身边小声道:“老弟,咱们可能会去见家主,你可要长点心。”

    这大殿,正是家主日常处理事务的地方,寻常人不得召见根本没办法靠近。

    杨开微微颔首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随着山羊胡子总管进入大殿中,杨开抬眼便看到了大殿一座桌案后方正埋头处理文书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,约莫五十左右,不过因为保养得当,所以看起来稍显年轻一些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孟家家主孟德业了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让两人止步,轻手轻脚地走上前,在孟德业身边道:“老爷,人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德业嗯了一声,继续埋头处理自己手上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杨开与殷志勇也只能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足足一盏茶后,孟德业才将手中的文书放到一旁,盖了个章,又皱眉思索片刻。这才像是想起了两个护院的存在,抬头朝两人望来:“哪个是杨开?”

    杨开抱拳,沉声道:“杨开见过家主!”

    殷志勇在跟着行礼:“外院护卫殷志勇,见过家主!”

    孟德业目光盯着杨开,声音平淡:“听说你之前受了很严重的伤?”

    杨开低喝一声:“身为孟府护院,护卫大小姐乃是本责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殷志勇心中顿时佩服的不行,心想杨老弟平时不声不响,这马屁拍的却很有水准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孟德业无疑对他说的话也很满意,换做旁人这么说,可能只是说说而已,但杨开却在之前的事情中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诚,那是真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景他也从别人口中听说过,知道那一战杨开确实差点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不清楚这新来的护院为何会这么拼命,但如此忠心,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考验。

    “内宅原本是孟府防范最严密的地方,但这一次茹儿却险遭毒手,因为这件事,她如今对内院的护卫很不信任。”孟德业不准备绕什么弯子,跟自家护院也没必要绕弯子,所以直接道明了这次召见杨开和殷志勇的目的,“不过因为你守护有功,所以茹儿很信任你。可以说如今整个孟府的护院,她唯一能信任的,也只有你了!”

    杨开低着头:“能得大小姐信任,是属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去守在茹儿身旁,做她的贴身护卫,你可愿意?”孟德业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杨开怔了一下,抱拳道:“家主放心,大小姐若是少一根头发,属下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孟德业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的忠心和能力,好好做,孟府不会亏待你。”顿了一下又道:“说说看,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还能提要求?殷志勇都惊了,心想家主这是真的看重杨老弟啊。

    杨开略一沉吟,开口道:“我想要一柄好刀,一把好剑!”

    他之前的狭刀只是孟府制式狭刀,不算什么好武器,劈砍之间已经卷了刃,杀伤力大减,带回来的长剑更是从宝田峰哪个盗寇尸体上随手拿的,也是普通货。

    在这武道水准极低的世界,有一把好武器,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自然就更高一些。当时杨开手中若是有什么神兵利器,也绝对不会那般狼狈。

    孟德业颔首:“去吧,刀剑自会给你准备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家主!”

    一旁,山羊胡子总管冲孟德业躬身一礼,领着杨开与殷志勇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殷志勇还有些发飘,有些搞不清楚情况,方才家主只说让杨开做大小姐的贴身护卫,那他呢,家主却没提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是也要他做护卫,那这次召见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山羊胡子总管在前方一边引路一边道:“要恭喜两位了,能进内宅,可都是孟府最精锐最得信任的护院才有的待遇,一般人可进不了内院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顿时心花怒放,总管这话分明是说他也是要进内宅的,一颗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。想他入孟府十多年,一直只是最底层的外围护院,这忽然要进内宅的,竟有点不真实的感觉,心头满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托总管大人的福。”殷志勇笑着两步跑到山羊胡子身边,随手塞了个钱袋过来,山羊胡子显然熟谙此道,不露声色地接过,对殷志勇的表现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殷志勇道:“总管大人,内宅可有什么忌讳的地方,属下虽然在孟府十多年,但还从未进过内宅,还需总管大人多多提点。”

    山羊胡子总管微微一笑:“忌讳自然是有的,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男女有别,你们毕竟是男子,而居住在内宅的大多是女眷,所以进了内宅,不该听的不要听,不该看的不要看,不得主人家招呼,不该去的地方也不要去,做好自己的本分,自能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殷志勇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,“此一去,我与杨老弟便是大小姐手中的刀枪,她说什么我们便做什么,绝不会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,不过最好也要做到,你们两个这一次虽然立下大功,但如果在内宅里犯错的话,家主也绝不会姑息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经到了内宅外,在一个圆形的院门前,一个梳着丫鬟髻的少女静静等候着。

    殷志勇迈步上前,抱拳道:“茜茜姑娘!”

    这丫鬟赫然便是大小姐手下的一个婢女,茜茜姑娘,杨开之前养伤的时候,大小姐也每日派她过来问候看望,所以殷志勇是认识她的。

    茜茜姑娘似乎容易胆小害羞,尽管与殷志勇和杨开已多次见面,此刻依然有些脸色发红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,抿着嘴不说话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总管上前道:“带他们进去吧,大小姐自会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茜茜姑娘应了一声,抬头瞧了杨开一眼,又飞快地低下头,转身领路而去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内宅广袤,环境优美,一座座院落中,小桥流水,假山叠峦。

    殷志勇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,口中啧啧有声,他在孟府十多年,这还是头一次进内宅,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,尤其是鼻尖飘荡的那种种香味,更让他有种置身温柔乡的感觉。

    偶尔有遇到内宅的女眷,殷志勇都连忙低头,谨遵着自己下人的本分。

    孟德业三女之中,虽然有两个女儿已经嫁出去了,只剩下一个大女儿孟茹待字闺中,但妻妾十几个,所以内宅中女子众多。

    这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眼珠子怕是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走绕绕,总算来到大小姐所居的阁楼前,茜茜姑娘前去复命,杨开与殷志勇便等在楼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三层高的绣楼,有不少下人正忙忙碌碌,进进出出,许是都听到了什么消息,所以来回走动的时候都好奇地望着杨开和殷志勇,见两人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,不时地低头抿嘴偷笑,更有窃窃私语不断。

    片刻后,茜茜姑娘走了出来,轻声招呼两人道:“进来吧,大小姐在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讨好一声:“有劳茜茜姑娘!”

    两人迈步前去,进了一楼的大厅之中,这里应该是大小姐会客之地,布置的颇为奢华,此时此刻,大小姐孟茹就坐在一张圆桌边,美眸发亮地盯着走进来的杨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