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千八百二十四章 第茜姑茜姑娘

    再次见到那拼死守护在她面前,遮挡了所有的狂风暴雨,即便身上没有一处完好之地也依然没有挪移半步的年轻护卫,大小姐孟茹的表情明显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大小姐身后,一个模样俏丽的女子静静地站着,应该是孟茹的贴身女婢,也好奇地打量着杨开和殷志勇,不过更多的是关注杨开,殷志勇年纪更大一些,又不英俊,实在没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小姐!”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孟茹点点头,望着杨开关切道:“伤势怎么样了?我让翠儿送去的金疮药你用了吗?”

    杨开低头回道:“伤势没有大碍了,多谢大小姐关怀,正是亏得大小姐赐下的药物,属下才能好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有用就好。”孟茹笑了笑,“我也不知道什么药对你有用,他们也不给我去看你,我想去看你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杨开忙道:“大小姐金枝玉叶,自是不便踏足外院男子所居之地,传扬出去对大小姐名声也有损。”

    孟茹点头道:“他们都这么说。”神色颇有些失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又笑逐颜开:“看你好了我就放心了,你当时那个样子真是吓人,还以为你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杨开抬头看看她,咧嘴笑道:“属下命大,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般放肆,孟茹身后一直站着的贴身女婢眉头微微一皱,表情有些不悦,还凌厉地瞪了杨开一眼,主动接过话头道:“你们两个这次护卫有功,所以大小姐特意从家主那边将你们要了过来,以后在大小姐这边可要尽心尽责,誓死护卫大小姐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杨开和殷志勇抱拳应道。

    那贴身女婢俯身在大小姐耳边低声道:“大小姐,时候不早了,你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在煎着吗?再等一会吧。”孟茹道。

    那女婢道:“药还在煎,但你上次受惊不轻,大夫说了,要静心修养一段时间才成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在女婢的搀扶下站起来,她对领着杨开和殷志勇的茜茜姑娘道:“领他们熟悉下这里,然后给他们安排个住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茜茜姑娘盈盈一礼。

    大小姐孟茹在贴身女婢的搀扶下,顺着楼梯走了上来,茜茜姑娘低声对两人道:“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杨开和殷志勇道一声有劳,跟在茜茜姑娘身后开始熟悉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大小姐所居的绣楼这边范围不是很大,不过有一些地方还是需要注意的,免得到时候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人藏身其中却没能发现。

    杨开跟在她身后左右观望,将地形记入心中,既然被调拨到内宅来负责守护孟茹,那自然是要做好自己的本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杨开还要想办法去俘获大小姐的芳心,打破曲华裳轮回时设下的心障。

    不大片刻功夫,茜茜姑娘领着两人来到一间瓦房前:“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了,距离大小姐那边不远,不值勤的时候,你们随时在这里听命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茜茜姑娘了!”殷志勇口中道谢,顺手塞了一个钱袋过去,算是示好。

    茜茜姑娘明显有些不明白情况,傻乎乎地接过钱袋,待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之后,连忙推了回来,摆手道:“不用的不用的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笑道:“以后还有许多地方要劳烦茜茜姑娘多多提点,些许小心意,姑娘不必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的。”茜茜姑娘脸色通红,“我……我来孟府也才没多久,没什么提点你的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一怔:“你来孟府没多久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茜茜姑娘一阵猛点头,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殷志勇这下是真的感觉奇了,按道理来说,能在大小姐身边服侍的,都是经过重重考验对孟府极为忠心的人,刚来孟府没多久的下人,连进内宅的资格都没有,更不要说去服侍大小姐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多久了?”殷志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多月……”茜茜姑娘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殷志勇惊呆了,对茜茜姑娘竖起大拇指:“姑娘真是洪福齐天!才来一个月居然就能服侍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低着头:“我也不知道,是上次出事之后,我奉命给大小姐那边送药,她看到我,便将我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殷志勇唏嘘不已,这运气也太好了吧,虽说他是护院,茜茜是女婢,但一个苦苦熬了十几年,这次无意间立下大功才被调进内院,而一个才来一个多月,只是被大小姐看中了就能进来,对比一下,简直天壤之别,让殷志勇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来,茜茜姑娘确实长的清纯可人,容貌出众,能得大小姐看重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得知茜茜姑娘也不是大小姐身边的老人,殷志勇倒是放松不少,最起码不用刻意去讨好人家了。

    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杨开忽然道:“大小姐身边的贴身女子,叫翠儿?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浑身抖了一下,好像杨开忽然出声吓她一跳,红着脸道:“嗯,那是翠儿姐姐,自小便服侍大小姐,跟大小姐一同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杨开点点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片刻后,茜茜姑娘离去。

    殷志勇关好房门,低声道:“杨老弟,大小姐身边的那个翠儿姑娘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杨开方才忽然那么问,他还以为杨开发现了什么,禁不住猜测这翠儿姑娘该不会是宝田峰那边安插进来的内奸吧,难道才进内宅又要立一大功?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。”杨开不知他会想这么多,“只是方才大小姐说,她曾让那翠儿姑娘给我去金疮药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想了想道:“对,大小姐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这翠儿?”杨开问道。

    殷志勇摇头道:“从未见过……”顿时反应过来:“是了,你对大小姐有护驾救命之恩,而且看大小姐今日的反应,她无疑也是很感谢你的,既然如此,那她派来探望你的人,应该是她身边很重要的人才是,可事实上你养伤的这段日子,都是茜茜姑娘来探望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以为茜茜姑娘是大小姐身边很重要的人,可如今看来根本不是,茜茜姑娘进孟府才一个多月,也是在那次出事之后被大小姐要到身边去的。

    大小姐身边最重要的人,应该就是那个跟她一起长大的叫翠儿的贴身女婢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殷志勇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杨开笑了笑道:“应该是翠儿姑娘得了大小姐的吩咐,却又懒得,又或者害怕去探望一个伤重将死之人,所以便自作主张地让茜茜姑娘去探望了,再让茜茜姑娘汇报她,她再与大小姐细说。”

    殷志勇恍然大悟,冲杨开竖了个大拇指:“老弟真是思维敏捷,只是大小姐一句话便能猜出这么多东西来,怪不得那一夜你那么果断就追击了出去,说实话,那天你追击出去的时候,我还以为你要逃跑呢。”

    杨开轻笑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殷志勇好奇道:“老弟,你是怎么知道大小姐被劫了?”

    杨开道:“我不知道,只是猜测内宅有什么人被掳走了,并不晓得那就是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了不起。”殷志勇一脸佩服的表情,嘿嘿笑道:“老哥我也了不起,见你追出去立刻就跟上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是杨开跑了,他没把握一个人留在这边挡住敌人,只能跟着一起跑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殷志勇道:“以小见大,这个翠儿姑娘好像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,咱们以后可得小心些了,别被她拿了什么把柄。”

    杨开点点头,隐隐感觉自己若是想要俘获大小姐的芳心,这个翠儿姑娘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阻碍。

    内宅之中的护院自然不可能只有杨开与殷志勇二人,事实上内宅护院数量不少,而且个个都实力强大,比起外院那边要高出不止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出了之前那件事,大小姐如今对整个内院的护卫都极为不信任,这倒不是她大小姐脾气,只是在内院众多护卫眼皮子底下自己被贼人掳走,实在再难有什么信任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会将杨开和殷志勇二人要过来,家主孟德业宠溺这个大女儿,自然就顺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同意了她的要求,但实际上大小姐绣楼外暗藏的护卫还是有几位的,个个都气息深厚,不过大小姐和身边的下人未曾修行,所以根本无从察觉。

    杨开之前从绣楼那边过来的时候,便隐隐感觉到几道暗藏的目光在审视自己,他也没有道破,自己心知肚明即可。

    在接受大小姐贴身护卫的任务时,杨开跟家主提了要求。

    孟家家大业大,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两人上午入了内宅,下午时分便有人送来了一套刀剑。

    刀与孟家制式狭刀相差不多,刀柄刻有翻云二字,抽刀而出,刀光亮如大日。

    长剑三尺三,剑身古朴,但剑面光滑,剑刃锋锐,屈指弹时,剑鸣不止,剑柄上,刻有覆雨二字。

    殷志勇都惊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