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千八八百二十五第章 习武

    “这翻云刀覆雨剑可是真正的宝物,据说是几百年前一位高手留下来的,上次出现还是三十年前,被一位独行侠客所得,没想到如今竟出现在孟府!”殷志勇一脸狂热地把玩着一刀一剑,他也是修行之人,对这等宝物自然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寻常人一旦有这样的神兵利器,实力必定暴涨三分,更不要说杨开这等高手。

    而且以他的眼力,也可以确定这翻云刀和覆雨剑是正品,绝非外面随处可见的假货。

    依依不舍地将刀剑入鞘,殷志勇羡慕道:“家主是真的看重你啊杨老弟,这等宝物都赐下来了,嘿,话说回来,也只有老弟你这般人物,才配的上这一刀一剑了。”

    守护大小姐孟茹一战,不但证明了杨开的忠心可鉴,也证明他的实力冠绝,事实上,孟德业之前曾派遣心腹手下去查探那一处战场,得出的结论是这普天之下能以一人之力在面对百位盗寇冲锋,还能造成那等杀伤的,不超过十指之数。

    杨开既忠心,又有实力,孟德业自然看重,翻云刀覆雨剑在手,自能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在内宅当差其实还是挺轻松的,因为孟茹平日内深居简出,基本不会走出她绣楼所在的范围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她本性如此,还是因为上次经历的事导致她有些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所以杨开和殷志勇只需要在值勤的时候藏身暗处,紧密关注她,提防可能出现的意外即可。

    而在内宅中,又能有多少意外?除去他们这两个贴身护卫,还有其他更多的护卫隐藏暗处,不得信任之人是不可能进入内宅的。

    如此便导致了杨开面临一个难题,根本没办法与大小姐有什么亲密的接触,这不免让他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守护大小姐那一战,无疑给她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如今又运气不错地进入了内宅当了她的贴身护卫,若是不能趁热打铁的话,极有可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可他如今的身份只是孟府的内宅护院,孟茹是孟府大小姐,身份天差地远,若是做的太过分,只会给自己招惹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亲近大小姐之事,还得徐徐图谋。

    这一日,孟茹心情不错,领着自己的两个贴身婢女逛起了花园。

    茜茜姑娘虽然才进内宅没多久,但不知为什么却很得大小姐的看重,如今才不过一个月左右,便也成了大小姐的贴身女婢。

    说起来她如今地位与那翠儿相等,但情分上自然是不同的,毕竟翠儿是陪着大小姐一起长大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番机遇却是让许多内宅婢女羡慕不已,谁也不知道大小姐为何会对茜茜这个新来的女子这么看重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一路暗中相随,没有露面,大小姐和两位女婢也不知他们到底藏身何处。

    只不过孟茹知道,杨开和殷志勇就在自己附近,随时以防不测。因为她曾经试过,不管她去什么地方,只需要随便喊一声,杨开都会从一个不经意的角落里走出来,站到她面前,他就好像自己的影子一样。

    有好几日时间,她对这个小游戏都乐此不彼,只要找到点理由,便将杨开喊出来。

    由此导致的,翠儿望着杨开的眼神愈发凌厉!

    大小姐今日心情不错,事实上这些日子她的心情一直都很好,被劫持的阴霾已经散去,她的脸上时常挂着醉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只是个深居春闺的女子,才逛了不到一个时辰,大小姐便有些喘气:“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翠儿道:“累了咱们就回去吧,这外面风也大,小心别着了凉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歪头想了想,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忽然笑了起来,轻声喊道:“杨护卫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杨开鬼魅般的现身,来到孟茹身后三丈处站定,抱拳道: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啊。”孟茹转身,有些失望地撅噘嘴:“我方才还在猜你会不会从那边出来呢,怎地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翠儿瞧着大小姐一脸少女青春洋溢的表情,轻声道:“大小姐怎地又把杨护卫喊出来了,他得隐藏起来才能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冲杨开瞪眼:“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道:“内宅里面又没什么危险,再说杨护卫那么厉害,就算真有危险,不管是藏着还是明着都能保护我,对吧杨护卫。”

    杨开低头道:“守护大小姐安全,是属下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大小姐知道你的忠心,先退下。”翠儿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杨开身形不动,只是道:“大小姐有事吩咐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茹欢快地点头,“我想习武,你教我吧!”

    翠儿大吃一惊:“大小姐你要习武?你不是从小对习武不感兴趣吗?”

    孟茹笑了笑:“小时候是小时候,现在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翠儿道:“可是大小姐你现在习武怕是晚了啊,也练不出什么名堂,而且习武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孟茹打断她的话:“我没想练出什么名堂啊,就是想强身健体,他们不是都说习武可以强壮体魄吗?我逛了这么一会就有些疲惫了,肯定是身子不好的原因,还有啊,上次我抓着一柄剑都吃力呢,差点抬不起来。我要是习武的话,就不会这样了,真的再遇到什么危险,我也有一点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见大小姐这么坚持,翠儿也不好再反驳,想了想道:“大小姐要习武的话,可以请宅子里的武院教习来指导,杨护卫还有职责在身呢,怕是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孟茹哼道:“宅子里那些武院教习的本事哪有杨护卫厉害,翠儿你是不知道,上次杨护卫一手刀,一手剑,一刀就杀了一个人,一剑又杀了一个人呢,那血水都流到我脚下了,把我鞋子都染红了。”

    翠儿哪听过这种凶残的事,顿时吓得有些脸发白,连话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孟茹望着杨开道:“杨护卫你教我吧!”

    杨开自然是求之不得,如此方能与大小姐有接触的机会,沉吟片刻后点头道:“属下是大小姐的人,大小姐有吩咐,属下自然遵从。”

    孟茹欢快地拍手:“那咱们这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?”杨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先回去。”孟茹反应过来,当先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杨开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翠儿回过神,皱了皱眉,拉住茜茜叮嘱几句,提着裙子便朝内宅外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大小姐居然要习武,而且还要杨护卫亲自教导,这事必须得上报家主才行,她无力阻止,只能让家主来阻止了。

    出了内宅,来到家主处理公务的大殿,上报等待之后,家主召见。

    翠儿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,孟德业背靠着椅子,双手搭在腹上,沉吟片刻后道:“茹儿要习武便随她,许是一时起意,坚持不了多久的,你回去跟那杨开说,绝不能让茹儿受伤,若是茹儿掉一根头发,我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翠儿万没想到家主竟这么同意了,虽然这些年家主对大小姐的宠溺所有人都知道,可她以为这一次家主会拒绝的。

    她很想说,经历上一次的事情之后,大小姐看那个护卫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,她陪着大小姐这么多年了,还从未见过她用那种眼神看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那隐约是一种迷恋的眼神!

    可这种事她实在不敢说,一是怕自己弄错了什么,二是怕坏了大小姐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孟德业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翠儿无奈告退。

    回到绣楼前的院子里,翠儿发现大小姐已经换了一套干练的劲装,也不知从哪找来一柄木剑,正在杨开的指点下不断地挥砍着。

    动作极为单一,可大小姐却好像很开心很认真的样子,不断地跟杨开求证。杨开便站在她面前不远处,不时出声指点。

    茜茜静静地站在一旁,翠儿快步来到她身边,抱怨道:“你怎么不知道阻止一下。”

    茜茜顿时手足无措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翠儿继续训斥:“真是没用的东西,早晚把你赶出这里。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脑袋低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大小姐已经香汗淋淋。

    翠儿早有准备,取出沾了水的毛巾上前替她擦拭。

    孟茹有些期待地问道:“杨护卫,我刚才表现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开点点头道:“就初学者来说,已经很不错了,大小姐有习武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,毕竟是曲华裳轮回而来,虽然封尘了记忆,但一些本能还烙印在灵魂深处,有这样的表现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孟茹很开心:“真的吗,你可不要骗我,你若是骗我的话,我就……”说着挥舞了下小拳头,作势欲捶。

    又想起这个动作好像有撒娇的成分,连忙把手收了回来,借助擦脸来掩饰脸上的一丝羞红。

    杨开正色道:“属下所言句句属实,绝无欺瞒。”

    孟茹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形。

    翠儿撇嘴道:“大小姐你可小心点了,男人说的话都不能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男人不男人的,说的你好像有过男人一样。”孟茹捏了捏翠儿的鼻子。

    翠儿脸也红了,跺脚不依:“大小姐你现在愈发的口无遮拦了,我要告诉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好翠儿,我不说了。”孟茹连忙告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