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千千八百二十六章第 少城主

    都以为孟茹只是一时新鲜好玩,所以才会缠着自己的贴身护卫习武。待到这个劲头过了,没了新鲜感,又疲惫不堪的时候自然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坚持了数日之后,内宅的那些女眷们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,贴身婢女翠儿同样吃惊。

    每一日天还未亮,大小姐就早早地起床了,也不像以前那样静心打扮,只需随意地将头发一束,便穿上了劲装,提着木剑来到院落中,而在那院落中,护院杨开总院会提前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每日挥汗如雨,但大小姐却是兴致勃勃,那一次次枯燥的劈砍挥剑,让她的动作愈发娴熟。

    两个贴身婢女也被大小姐拉着一同上了阵。主要是她嫌弃翠儿老是阻止自己习武,想着若是翠儿也能一起的话,或许就可以闭嘴了。

    可惜不是每个人都有大小姐这样的毅力。

    翠儿只坚持了两日,便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挥剑的动作是单一枯燥的,这且不说,每一日浑身更是酸疼不已,她虽是婢女,但自小跟着大小姐一起长大,也算是锦衣玉食,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一次退出之后,她对大小姐的说教倒是少了很多,估计也是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茜茜姑娘,看似羞涩胆怯,但毅力却是极好。

    而且杨开发现,茜茜姑娘在习武上居然也有不逊于大小姐的天赋。

    一个别有目的的教,两个专心致志地学,日子过的飞快。

    转眼间便是两个月时间,每日的接触,让大小姐和杨开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,杨开能清楚地察觉到大小姐偶尔瞥向自己眼神的含情脉脉,那种眼神,分明是有了情意的女子才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自当日拼死将她救下的时候,大小姐对他的态度就非同一般,这些日子的接触和教导只不是将彼此的关系拉的更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距离打破曲师姐的心障为时不远了,只不过到底要进行到什么程度才算成功,杨开也不清楚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毕竟他也没有这样的经验,轮回界也有自己的规则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杨开教完大小姐之后,翠儿拿着湿热的毛巾替大小姐擦拭着脸庞。大小姐忽然开口道:“杨护卫,明天陪我出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杨开怔了一下,旋即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他不知大小姐出城要做什么,自当日回归孟府之后,她可是连绣楼这边都没怎么离开过,顶多也就是去花园散散步。

    这忽然要出城,应该是有什么事,不过他身为一个护院,不适合多问。

    “需要准备些什么吗?”杨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跟着就行。”大小姐的笑容似乎有些牵强:“今日有些累了,我先去休息,杨护卫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杨开点点头,身影退进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翌日,大小姐穿着一身朴素的衣衫,孟府外早已备好了马车,另有一队持刀带剑的护卫一路护送。

    杨开与殷志勇二人便守护在马车的两旁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杨开的身边便是那茜茜姑娘,翠儿则领路走在前方。

    左手按在腰间狭刀上,杨开左右观望,随时以防不测,虽说上次宝田峰盗寇的危机被化解,但这段时间孟府与宝田峰那边到底有没有交锋,怎么交锋,杨开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他得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某一次的回瞥间,恰好与朝自己望来的茜茜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杨开冲她点点头,微微一笑,茜茜姑娘脸色腾地变得通红,连忙低下头,脚下一个不稳,险些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杨开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胳膊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茜茜姑娘慌乱地抽回自己的胳膊,声如蚊蝇:“谢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杨开笑了笑,对这个容易害羞,而且能够吃得了苦头的婢女,他还是很好看的,不像那个小野猫一般的翠儿,仗着自己大小姐贴身婢女的身份,喜欢对旁人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大小姐掀开车帘,如花似玉的脸庞呈现出来,她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杨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小姐狐疑地看了他和脸色通红的茜茜一眼,哼道:“你可别欺负茜茜,叫我知道了绕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杨开心中失笑,心说我想欺负的是你啊!这话暂时却说不出来,只能谨守好自己的本分。

    大小姐张牙舞爪地对他挥了挥小拳头,这才将车帘放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幽幽的声音在外面响起:“今天是我娘的忌日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感恩寺给她上几炷香。”

    杨开顿时明白今日大小姐为何出城了,那感恩寺便在城外十几里处,香火鼎盛。

    寺庙这东西在三千世界是极为少见的,杨开待过的乾坤世界也不怎么见到,但他知道这种奇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似乎关乎到一种奇妙的信仰。

    而且在孟府这么长时间,他也从殷志勇口中得知了一些孟府的细碎事情。

    大小姐虽然是大小姐,但实际上并不是嫡出,大小姐的母亲并非孟德业的正配,而是在孟德业微末之际与他结识的女子。

    孟德业虽然妻妾不少,但对这个年少时跟着他,无论贫贱都坚贞不移的女子感情最深。

    可惜红颜薄命,大小姐的娘亲去世的早。

    或许孟德业心中有愧疚头,有缅怀,所以他的所有子女当中,最为宠溺孟茹,即便孟茹年纪这么大了,也不曾逼她婚配。

    在此处轮回界,二十六七依然没有婚嫁的女子,几乎不存在,甚至会被当成丧门星一样对待。

    可大小姐在孟府这样的大家族中依然活的好好的,身为大家闺秀却偏要舞刀弄剑,孟德业也是由着她的性子。

    感恩寺在白玉城外十几里处,香火鼎盛,上山之时,沿路许多人顺着山道进进出出,见得孟府的排场,都退避一旁。

    对这些普通人来说,孟府可是招惹不得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众人上了山,杨开抬眼望去,恢宏庙宇印入眼帘,连绵成片。

    前方一个身穿朴素袈裟,头顶戒疤的光头老和尚正在等候,显然是提前得到了消息,知道孟府大小姐要过来。

    孟茹与老和尚应该早就认识,毕竟每年都会来感恩寺一趟,下了车,与老和尚见礼,随着老和尚一路往内深入。

    一众护卫紧随其后,杨开与殷志勇二人对视一眼,自己悄无声息地藏进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,更有孟府其他护卫护持,足以保证孟茹的安全。

    孟茹随着那光头老和尚先是入了供奉长明灯的长明殿,给自己娘亲的长明灯添了些香油,又去了一趟另外一座大殿,上香,叩拜,抽签解签。

    也不知遇到了什么,孟茹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,笑容重新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逛了一阵,孟茹有些累了,便寻了个石亭坐了下来,翠儿连忙将早已备好的糕点茶水取出来,护卫们四散而开,守护着石亭。

    石亭内孟茹与两个婢女说说笑笑,美眸四下打量,似没见到自己想见的人,隐隐有些失望,不过想起他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一直守在自己附近,只是藏起来了,便也释然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白衫的青年忽然从不远处迈步朝这边走来,身后跟着一个捧剑剑侍。

    这青年面如冠玉,身形颀长,笑容温文尔雅,当真是公子人如玉,陌上世无双。

    翠儿一抬眼看到,两只眼睛都有些发直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!前方是孟府大小姐正在小憩。”护卫尽责地将来人拦下。

    那人身份明显不低,但并不恼火,只是抱拳微笑道:“劳烦通传一声,就说冯家冯承嗣求见孟大小姐!”

    护卫们顿时一惊,认出这人到底是谁了,原本有些倨傲的态度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距离孟茹本就不远,她自然是能听到的,听到冯承嗣三个字,连忙扭头望来,面露讶然之色,然后又冲翠儿招招手,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翠儿点头,走前几步,来到那冯承嗣面前,盈盈一礼道:“少城主,我家小姐有请!”

    冯承嗣微笑颔首:“有劳!”

    翠儿抬眼飞快地瞥了他一下,又连忙低头,脸色羞红。

    领着他来到石亭处,翠儿站到孟茹身后。

    孟茹打量着冯承嗣,展颜一笑:“真是少城主啊,你怎么会来这里的?”两人并非第一次见面,上次遇险,杨开独自守护在她面前,战至力竭,最后是冯承嗣领着白玉城的骑兵赶来支援。

    不过回去的路上孟茹一直牵挂着杨开的生死,根本没心思与冯承嗣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冯承嗣笑着道:“今日天气不错,心血来潮便出来走走,不曾想在这里遇到了茹妹妹,看来是走对了。”

    孟茹估计冯承嗣的年纪比自己大,而且之前好歹也算是有些恩情,这一声茹妹妹她倒也不是太反感,只是感觉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笑了笑道:“上次少城主支援之事,我还想去跟你道谢来着,只是最近一直没有机会,少城主勿怪!”